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克白

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

 
 
 

日志

 
 
关于我

感激伤害你的人,因为他磨练你的心态, 感激欺骗你的人,因为他增进你的智慧, 感激蔑视你的人,因为他觉醒你的自尊, 感激绊倒你的人,因为他增强你的双脚, 感激遗弃你的人,因为他教会你的独立.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对唐婉《钗头凤》真伪辨的一孔之见  

2011-04-15 14:27:09|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创作脉络看,唐婉《钗头凤》不会是伪作
——对唐婉《钗头凤》真伪辨的一孔之见
 
    要对一首古诗词进行真伪辨,往少里说也是一篇文学硕士论文。好象终归是专家学者们的事。但这并不妨碍凡人的我们偶然发现点什么或弄个一孔之见之类的,给学者们贻笑一下,也算凑凑热闹。


    唐婉的《钗头凤》之所以被许多人疑为后人伪作,也是很有些道理的。原来唐婉这《钗头凤》最早见于明代卓人月所编《古今词统》和清代沈辰垣编《历代诗余》中,中间整整隔了一个百来年的元朝。在当时宋人的文献中,竟只在陈鹄的《耆旧续闻》中记载有这首词的开首两句“世情薄,人情恶”。陈鹄文中说 “惜不得其全阙”。想想,唐婉既然是南宋大诗(词)人陆游的发妻,他们的爱情故事那么地哀婉动人,而唐婉这《钗头凤》又是陆游那首著名的同名词的联袂或曰应答之作,怎么也不应该也不会不被时人记载刻录传世呀!与之同时代的多少平庸之辈的平庸之作都传下来了,为何偏偏就遗漏了这一首?故历来有人怀疑唐婉之《钗头凤》是依殘句补拟而成。当代支持此一说的当数大学者俞平伯为甚。
    也许我们可以用我们信奉的辩证唯物论关于“偶然”的认知来回答这个问题。即今人没有在在宋人的记叙中发现唐婉这首词,完全是因为 “偶然”作怪。比如其实宋人是有记载刻录的并且明人卓人月就是依宋人的记载而录下来传世的,只不过后来宋人的文献毁于天灾毁于人祸了。——我却全然抛开这些历史旧帐和迷雾,完全从两首《钗头凤》和其后陆游的另一首与此有关的诗《沈园二题》的一个创作思路或曰手法上发现了我的一孔之见。


    不能不先从大家耳熟能详的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悲剧说起。


    据南宋周密《齐东野语》、陈鹄《耆旧续闻》和刘克庄《后村诗话》载,陆游二十岁时与唐琬婚。唐婉是大家闺秀出身、美丽而多情的才女。她与陆游结为伉俪后,夫唱妇合,无论吟诗作画,郊游踏青还是种种社交场合,都是恩爱有加令人羡的情景。但不知唐婉哪一条得罪了婆婆,后者对她总是看不顺眼,硬是逼着陆游把爱妻休了。后来唐碗改嫁给同郡名士赵士程,陆游也另娶了妻子。一时两人音信隔绝。但彼此内心思念不已。几年后的公元1155年,在一次春游中,陆游与偕夫同游的唐婉邂逅于山阴城(今浙江绍兴)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唐婉征得丈夫(据考证,赵与陆母是远亲)同意,差人给前夫送去了一些酒肴,聊表抚慰。陆游感念旧情,借酒消愁愁更愁,在无限的惆怅伤感悔恨和酒兴中,信笔在墙上写下了那著名的《钗头凤》词。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可以想见,唐琬读到这词是何滋味!她显然受不了这刺激,回去后不久便在郁闷感伤与压抑中死去了。好在她死之前(先允许我这么说),给我们留下了另一首在艺术价值上一点也不逊色于陆游那首的同名《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唐婉香消玉碎,陆游自然更是愧疚自责不已。美人已逝,他又能如何呢?只好把把无尽的哀思和怀念寄托在诗里。那之后,陆游陆续为唐婉写了不少悼忘诗,直到晚年。


    其中,主张北伐抗金并常怀 “铁马冰河”梦的陆游在外为官(短暂为兵)多年,受尽诬谄排斥罢诎、于七十多岁上回到老家山阴隐居,就住在沈园的附近。《齐东野语》上说陆游“翁居鉴湖之三山,晚岁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庄元五年(公元1199年),七十五岁的陆游再一次来到沈园,此时距与唐婉在沈园邂逅已是四十四年后了。尽管后来陆游另娶之外还纳了一阵子小妾(驿官之女,有词传于世,后被陆游后妻赶走)并与一蜀妓(也是会作词之人)有过风流,但他想起旧事,重温他与唐婉的过往尤其是沈园邂逅一节,他仍旧十分感伤地写下了《沈园二题》一诗。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唐婉在陆游的心中是永恒的怀念是他的最爱是挥之不去的痛。


    现在该说我这个凡人的发现了。看我在两首《钗头凤》和《沈园》中有意加黑的那几句——那就是我的发现。第二首《钗头凤》中的“世情薄,人情恶”来自陆游那首中的“东风恶,欢情薄”。——这显然是作者有意识的引申或呼应,有了这呼应,两首词之间的逻辑关联明显强化了,艺术感染力也随之强化了。想想如果没有这关联,可以想象得到作品给人的想象空间咀嚼余地就会变窄,艺术感染力立马会削弱。


    同理,《沈园》中的“画角哀”出自第二首《钗头凤》中的“角声寒”,这又是一种有意识的引用引申或呼应。这一次的引用或呼应似乎更彻底了些:前者是不眼之夜后天将亮时充满寒意的悲鸣,后者对应为黄昏时惆怅的哀叹。寒对哀,黄昏对早晨。


    请特别注意:两次引用或呼应的运用都是从文中取之用至于文首。——这是两个作者的共同行为呀,并未事前商量好。作者尤其是陆游有意让读者看清他的创作脉络,看到他那颗与爱妻同样凄苦的心,同样的悔恨!


    我的结论是:显然是陆游先看到了第二首《钗头凤》才可能有他的引用引申或呼应才有他的《沈园》。唐婉的《钗头凤》不可能是伪作。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